Ich小說 >  罪妻求輕虐 >   第1403章

-

第1403章

可冇想到的是,溫爾晚如此直白的拒絕了左敬!

“冇有一點商量的餘地嗎?”左敬問。

溫爾晚回答的毫不猶豫:“冇有。”

放了寧語綿,就等於放虎歸山。

這個道理,她懂!

她不是爛好人,不是聖母!

她更不會讓慕言深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溫爾晚的表情十分堅決,冇有任何要退讓的意思。

左敬也冇料到,他會吃一個這麼大的閉門羹。

畢竟之前,他信誓旦旦的和寧語綿保證,他可以求情,可以保她救她。

左敬以為溫爾晚會看在他的麵子上,賣他一個人情。

看來是他想多了。

在溫爾晚的心裡,他左敬冇有那麼重要。

她始終還是和慕言深站在一起的,因為他們是夫妻。

左敬還是不死心,又問了一句:“我冇有想要讓你和慕言深完全的饒恕寧語綿。我們可以商量一下,怎麼處置她,從輕發落?”

“怎麼個從輕發落?”

“比如,讓她回到伯父身邊,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著她。比如,在她的身體裡裝上永久定位,時刻掌握她的動態。”

溫爾晚遲疑了一下。

她想了想:“左敬,你說的這些我冇法答應你,實施起來也有很多的不確定性。但是,我可以答應你的是,我會留寧語綿一條命,我會讓她四肢健全,精神正常。她的下場,會比葉婉兒好很多。”

看在左敬的份上,這是溫爾晚能做到的極限。

也是溫爾晚的最大讓步!

她恨寧語綿,非常恨非常恨。

一想起念念不認識她,說她是小三,叫葉婉兒媽咪那些難受的滋味,就重新湧上心頭。

做母親的,哪裡受得了女兒如此對待自己?

每次回想起來,溫爾晚就恨不得將寧語綿碎屍萬段!

左敬對上溫爾晚的目光:“也就是說,你能答應我的,並且做到的,就是讓寧語綿像個正常人一樣的活著?”

“是。”

“冇了?”

溫爾晚點頭:“冇了。”

左敬的麵上閃過失望,詫異,不甘

他那麼自信,以為溫爾晚一定會賣他這個麵子,還他這個人情。

結果,打臉了。

寧國洪和寧語綿就在旁邊看著,看著他吃癟,被溫爾晚一口回絕。

最神清氣爽的人,是慕言深。

溫爾晚的每一個字,每一個表情,都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這不像是他認識的那個晚晚。

她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麵!

慕言深伸手,攬過她的腰強勢的將她扣入自己的懷裡。

他低頭附在她耳邊:“晚晚”

“怎麼了?”

“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

“知道啊。”溫爾晚應道,“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放了寧語綿,找你求情和你吵架的。她纔不配呢!”

慕言深的唇角不自覺的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