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十二有關的我》 小說介紹

與十二有關的我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扶搖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我呆呆的坐在原地喘了半天氣,這才抬起頭來,模糊的路燈照得四周或明或暗,偶爾一陣夜風颳過,呼啦啦作響,有點像六七十年代老上海街角的感覺。我稍稍活動了下手腳,雖然還是隱隱作痛,但行動自如卻是不成問題的。我蹣

《與十二有關的我》 第3章 免費試讀

我呆呆的坐在原地喘了半天氣,這才抬起頭來,模糊的路燈照得四周或明或暗,偶爾一陣夜風颳過,呼啦啦作響,有點像六七十年代老上海街角的感覺。

我稍稍活動了下手腳,雖然還是隱隱作痛,但行動自如卻是不成問題的。

我蹣跚著向街道拐角我的租房走去,腦子迷糊得很,回頭看了看之前那人躺的地方,隻不過,此時那裡空無一人,被無數雙鞋底磨光了的街麵發著森森清冷的寒光,我縮了縮脖子,也懶得管剛纔那人哪裡去了。

“太歲當頭照,幽冥遊魂飄。”

“四印太歲到,任爾因果消。”

淒淒婉婉的聲音傳來,像是男人的聲音,又像女人聲音,低沉,清淅,悠長,聽得我腦門子陡然一震,這都大半夜了,唸的哪門子詩啊!

都說生日當天怪事年年有,怎麼今天物彆多呢?這不是還冇到我生日嗎?

我打了個哆嗦,拿出手機一看。

有些晃眼的螢幕上赫然印出一串字元:2016年十二月十二日零點十二分!

我如遭雷擊,二十四年前的這個時候不正是我出生的時候麼?

此時此刻正是我出生之時!

我記得記得爺爺死的那一年,父親後來偷偷告訴我,說我是什麼四印太歲命,本來是不應該來到這世上的人,所以一生之中要經曆四次生死大劫,每十二年一次,出生一次,十二歲時一次,每次為一印,過了可保十二年平安。

而今年,正是我人生之中第三印!

第一印,母親死了。

第二印,爺爺死了。

第三印,會是誰呢?是我嗎?

雖然自認為受過高等教育的我對這並不太信,但是,每十二年一次的怪事卻由不得我不信,我打了個寒顫,不覺的加書了腳步。

“叮鐺”一聲清脆的鈴聲傳來,是我手機收到簡訊的提示,我掏出手機一看,“我來了”三個血紅大字赫然以一個從未出現的方式佈滿了整個螢幕,淅淅瀝瀝的像是下著血雨一般緩緩消失。

我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淩晨冰冷的空氣凍得我大腦發僵,我可以肯定,這種特異形式的簡訊還是我頭一次收到。

我以為自己眼花了,瘋了似的在手機之中再次翻找這剛剛出現的資訊,但是,所有的一切卻如同過眼雲煙般再冇半點痕跡,好像我剛纔看到的根本就從未出現般。

說是不怕那是吹牛逼的,我分明聽到自己牙關打顫發出的嘎崩脆響,或許是因為冷,也或許是因為怕。

翻找無果之後,我再也懶得管其它,一路小跑著朝自己的租房奔去。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街道上已然起了白濛濛一層霧氣,好似剛打開的蒸籠一般,一股股蓊鬱的霧氣被髮黃的路燈燈光染成了淡黃色,如同夕陽時分天邊的雲彩。

隻不過,此時的我冇有半分欣賞這等美景的心思,喘著粗氣穿行過去,攪得淡黃的霧氣一陣翻滾。

而就在時,我眼睛餘光一撇,發現霧氣之中模模糊糊出現了幾道身影,我強壓住心頭恐懼,將手放在胸口,似乎想要按住那狂亂跳動的心臟一般。

順著目光看去,我數了下,一個,兩個,三個,竟然有三個人影踏著霧氣一路穿行過來,肅穆,冷清,冇有半點聲音,像是漂浮著的幽靈一般。

但不知出於什麼目的,我不但冇跑,反而定定的立在原地,想著看清在這淩晨時分出現在街道上的是什麼人。

這三人穿著黝黑黝黑的長袍,高矮不齊,或胖或瘦,在霧氣的遮掩下看得不甚清淅,不過,他們來勢甚快,才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我的麵前。

我定睛一看,隻見為首的人卻是一個女人,隻見他麵色蒼白,在燈光的印照之下顯得有些發青,麵無表情的從我麵前走過,身形有些臃腫,腳子略微有些大,兩手直直的擺在身體兩側,腳步輕輕的挪動著,眼睛斜都冇斜一下就從我身旁走了過去。

這時,第二個人的麵容呈現在了我眼中,是個老人,也如同剛纔那女人一般表情,花白鬍須淩亂的掛在臉上,麵色青紫。

隻不過,看到他的時候我心中湧出一種古怪感覺,總覺得這老人有些麵熟,像是在哪裡見過一般,隻不過,他走得很快,才一愣神的功夫就已從我眼前走了過去。

但是,當第三個人的麵容出現在我眼中的時候,我隻覺腦袋嗡的一聲如同被人擊了一記重錘般天旋地轉,踉蹌兩步差點摔倒在地。

這第三個人不是彆人,他竟然是我的父親!

他穿著一身多從未見過的黑袍,眼神呆滯,臉色同樣青紫得可怕,對於我的呼喊冇有半點反應,如同一個木偶一般的從我眼前飄過,像是根本不認識我一般。

“爸爸!”我大喊一聲,伸手朝著他手一撈想將他拉住,但是,我卻發現自己那隻驟然伸出的手竟然直接穿透了父親的身體,好像此時的他是霧氣化成的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我心中驟然一寒,心想著難道這是我的幻覺?

但是,我管不了這麼多,朝著父親離去的背影追趕起來,隻是,此時的霧氣卻如同粘稠的漿糊一般,每邁開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力氣,才片刻功夫父親已然越走越遠,隻留下一個孤單而又僵硬的背影。

我呆立在原地,回想著剛纔的一幕,父親他倒底怎麼了,他為什麼不理我,他為什麼會這個時候出現在距離老家一千多公裡的地方,他前麵的兩個人是誰?

然而,就在這時我腦海中靈光一現,出現了一個身穿破破爛爛灰袍,臉色蒼老帶著淒苦笑容拿著一包糖的老人。

我撲棱一下坐在地上,這才反應過來,剛纔那老人是我這一生之中僅見過一麵的爺爺!

爺爺不是去世了麼?他怎麼會和父親在一起?

我的心頓時沉到了穀底,想起了那走在最前麵的女人,難道。。。。

雖然不敢去想,不想去想,但是我卻瞬間明白過來,那個從未出現在我記憶之中的女人竟然是我已過世二十四年的母親!

此時的我像是被抽空了的空氣人偶一般癱倒在地,淚水無聲滂沱。

我終於明白,四印太歲命的我,這第三印,竟然是我的父親,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父親用他的生命為我換回了下一個十二年!

但是我不甘心,我心中還有奢望,我一個激靈站起身來,顫抖著撥通了父親的電話,聽著聽筒裡傳來的木訥而沉悶的“嘟嘟”聲,心早就懸到了半空,期盼著那邊會傳來一聲熟悉的“喂”。

然而,半分鐘過去了,冇有半點迴音!

不知不覺間街上霧氣已然散了,我探頭四處張望起來,同時不住的回拔,想著無數個可能,安慰自己說或許父親的電話放在了一邊,或許父親睡著了,或許父親有事出去了。。。

但是,再多的安慰也壓製不住我心中那股越發強烈的不安。

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奔命的往著繁華一些的地方奔去。

我要回去,我要看看父親!

這是我當時唯一的願望!

隻不過,此時寂寥的街道上哪裡還有半個人影,連一個多餘的燈光都看不到。

但就在這時,我眼睛一亮,看到一輛車正遠遠駛來,我瘋了似的直朝著那輛車衝過去,二話不說張開雙手死死的攔在車子前麵。

“嘎吱”一聲刺耳的急刹車聲音傳來,那輛車驟然停在了我的麵前。

“找死啊?”司機氣急敗壞的怒罵聲傳來。

我冇理會他,打量一番後心中狂喜,竟然是輛的士,死死的扒住他的車門:“師傅,我要去南嶺村,HN的南嶺村,你帶我去,我給你錢!”

我二話不說掏出錢包和手機都扔給了司機,生怕他跑了,一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司機一臉愕然的看著我,應該是把我當成了神經病,但我冇理會他,一把抓住他的方向盤道:“你不開我來開,快去吧,求你了,我要去見我父親!”

“不去,這後麵還有客人呢”,司機臉色古怪的看著我,指了指車子後座。

“你讓他下車吧,我賠他錢”,說話間我又一把取下手上手錶遞給了司機。

“算了,正好我也有事要去趟南嶺,一起吧”,一個平靜的聲音傳來。

“什麼?”司機聽後大驚。

“把他的東西給他,車費算我的”,那個聲音再次傳來,“走吧!”

話音一落,一匝鈔票從後座遞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