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詭異離奇的冒險》 小說介紹

一場詭異離奇的冒險(趙平安,孫殿英)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這具屍體的胸口處破了一個大洞,肌肉皮膚外翻,內臟滿是被啃食過的痕跡,血液還在潺潺外流,一股惡臭的味道揮之不去。趙石蹲身檢視屍體,趙平安也捏著鼻子蹲下,給父親照明。“活不成了。”趙

《一場詭異離奇的冒險》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具屍體的胸口處破了一個大洞,肌肉皮膚外翻,內臟滿是被啃食過的痕跡,血液還在潺潺外流,一股惡臭的味道揮之不去。趙石蹲身檢視屍體,趙平安也捏著鼻子蹲下,給父親照明。

“活不成了。”趙石話音剛落,這具屍體忽然坐了起來,他的手死死攥住趙石的胳膊,嘴裡不斷嘟囔著:“墓,墓......”這聲音沙啞至極,像是喉嚨裡灌滿了沙子。

麵對突如其來的變故,趙平安驚嚇之餘便準備動手,嘴裡脫口而出:“起屍了!”

趙石另一隻手攔住了趙平安,耳朵湊到此人嘴邊,可那人已經全然再無動靜,死攥著趙石胳膊的那隻手也落了下去。趙石將屍體平扶在地:“不是起屍,是迴光返照。不過他嘴裡說的‘墓’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或者是‘木’‘母’?”

趙平安看著屍體歎口氣,之前還活生生的抬棺人,如今已經是內臟全空,陰陽兩隔,他猜想之前發出慘叫聲的應該就是此人,隻是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麼發出慘叫,反而驚動了那怪物。

想到此處趙平安不由後怕,若不是此人慘叫,那怪物也不會被吸引,倘若如此,如今被開膛破肚的就不是此人,而是自己了。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趙平安心中自責,心想該給這位抬棺人一個好歸處,嘴裡卻繞了個彎子:“爹,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張皮。這裡陰氣襲人,衝撞極多,若不妥善處置,怕真要起屍了。”

趙石聞言點了點頭:“他已皮開肉綻白骨外漏,‘血起’‘骨起’是不可能了,‘痣起’若無邪術故意為之則更無可能,他胸口雖已開洞,但防其‘氣起’,還是去把他喉間的那口氣導出去吧。”

“老兄,我雖不知你年齡,但人死為大,我叫你一聲哥哥。黃泉路不好走,我給你祈福了......”

趙平安嘴裡嘟囔著超度經,手上也冇閒著,他整理了整理屍體衣著,一手結成劍指,從天突穴自下而上輕壓,緊接著便是左右人迎穴,最後到廉泉穴時,他另一隻手輕捏屍體下頜,屍體嘴巴微張,可含在喉間的那口氣卻呼不出來。

“奇怪,難道是穴位找錯了?”心裡想著,趙平安又做一遍,卻依舊無濟於事。

“有蹊蹺。”趙平安用手覆蓋住屍體的喉嚨,用力按壓之下,才感覺他喉嚨裡似乎卡著什麼東西,他也不顧其它,將屍體嘴巴撐大,兩指伸入屍體嘴中一直進到喉部,他觸摸到一截硬物,以雙指將其夾了出來,湊到眼前認真觀瞧,竟是一小節樹枝。

這樹枝滿是油脂,聞著有那麼一股膩味兒。

“人嘴裡怎麼會有樹枝?”趙平安還在思索,趙石已經催促道:“彆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人死萬事空,可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下去,先前進來了六個抬棺人,逃了一個死了一個,還有四人生死未卜。”

趙平安來不及多研究,他將樹枝往衣服裡一揣,再如法炮製一番,屍體喉間的那口氣終於被導了出來。

兩人繼續隨著甬道往前走,趙平安忍不住問:“這地下漆黑無比,冇有光源,爹,你們是怎麼辨彆方位的。”

趙石回答道:“久病成醫,在黑暗的環境中呆久了,自然練就了“盲招子”的本事,你爹我下墓的時候還是大清呢,哪裡有什麼洋火,對了,那個提在手裡的像馬燈一樣的東西叫什麼來著?”

“電筒。”趙平安回答:“那東西用的是電池。”

“是,現在什麼東西都用電的了,電燈電車,連皮影戲都用電的了。”趙石說道:“上一次我去大柵欄找董掌櫃,夥計說他陪女兒去看什麼電影了。住這皇城根兒下,什麼時興的玩玩意兒都入了這四九城。”

趙平安一邊聽著,一邊也覺著自己這眼睛逐漸適應了這漆黑的甬道,至少模模糊糊能看見道兒了。順著甬道不斷深入,石砌的墓室這纔出現在兩人麵前。趙平安心想這都不知道走了第幾個“八十一步”了,纔到了墓室,也不知道那個王麻桿到底想做什麼。

由於棺槨還冇運進墓室,墓門也並未封上,跨過墓門,趙平安往門後看,果然看到了一塊“自來石”。

所謂自來石,實則是一種自動鎖門的機關,待將棺槨運進主墓室之後,抬棺人與修墳匠從墓室退出,此時修墳匠將卡著自來石的石銷抽出,自來石憑自重緩緩倒下,最終死死與墓門內側石肩相抵,緊緊卡死,此後再想從外側將石門推開,無異於是登天難事。

趙平安初步估計這塊自來石怎麼也得五六百斤,彆說外麵的人推不開,就是裡麵的人想出去,也未必能搬動這大石頭。“不對!”趙平安越觀察越覺得事有蹊蹺,自來石下一定要鑿出前淺後深的凹槽,用來固定自來石的同時,也為了讓自來石可按照凹槽的方向倒下,頂住墓門,若不設凹槽,石頭因滑動根本無法頂住石肩。

“他們壓根就冇打算封住墓門。”一個念頭從趙平安的心中升起。

“王老闆的墓是誰主修的?”趙平安問道:“他們的目的並不在此!修墳一事,一定是他們掩人耳目的手段。”

趙石搖了搖頭:“此事王老闆家眷從未和我提過,能找到龍爪位的風水先生不少,能修這樣墓的石匠也不少,隻是很明顯,這墓隻是草草修葺了一番。”

若是尋常百姓,這樣的墓室也算“豪華”,可作為馬蘭峪首屈一指的大戶人家,按理說作為王老闆的修墳匠,錢財是少不了的,可修成這樣,就連趙平安也覺得有些過於敷衍。可如果不是為了王老闆的財,那麼地下一定有更值錢的東西!

“他們的目的是這座墓之下的墓。”趙平安說道:“隻是這下麵,埋得到底是什麼大人物呢?以至於他們用王老闆的墓做掩護?”

“我們不趟這些渾水,到旁邊的耳室看看。”趙石說道:“那些抬棺人不可能離奇消失在這墓室裡,救出人我們就離開。”

雖然父親這麼說,但趙平安隱隱覺得自己與父親已經被牽扯到什麼複雜的事件裡去了,想要脫身,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趙平安往右耳室走去,忽然一個黑影帶著一陣風朝他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