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洪荒爆寶箱》 小說介紹

我在洪荒爆寶箱(主角昊陽東皇太一):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我在洪荒爆寶箱全文。 第18章昊陽打開了個人麵板,看了一眼【物品】欄裡他辛辛苦苦儲存了好幾天的寶貝。三百零五道元氣,二百二十滴地仙級精血,七滴天仙級精血,兩塊法則碎片[水],兩塊法則碎片[雷],兩塊法則碎片[火]。“嘖嘖嘖,

《我在洪荒爆寶箱》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昊陽打開了個人麵板,看了一眼【物品】欄裡他辛辛苦苦儲存了好幾天的寶貝。

三百零五道元氣,二百二十滴地仙級精血,七滴天仙級精血,兩塊法則碎片[水],兩塊法則碎片[雷],兩塊法則碎片[火]。

“嘖嘖嘖,要是不看還不知道這兩天已經攢下了一筆钜款。”

昊陽感慨了一聲。

這裡麵絕大部分都是他被扔到群山狩獵場之後纔得到的,隻有極少數是之前就有的。

哪怕他在一次次戰鬥後使用元氣恢複煞氣,如今依然有足足三百零五道元氣!

如果他還和前兩天一樣在野外,昊陽直接把元氣全用了。

成為天仙級數那已經是必然的。

三百道元氣,那就是三千年的修為!

“畢竟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

昊陽暗中搖了搖頭之後,看向精血。

以他現在的血脈濃度,也不知道二百二十滴地仙級精血能讓他得到多少提升。

好在他不用繼續思考這個問題,昊陽直接把地仙級精血全都使用了。

轟!

二百二十滴精血突兀出現在了體內,這讓昊陽都有了一絲不適,似乎有了種吃撐了的錯覺。

好在隨著他血液的流動,體內的地仙級精血都在飛快的融入昊陽的血脈之中,讓他的血脈濃度一點點的提升著。

數個呼吸後。

昊陽體內重新歸於平靜。

“果然提升的幅度不大。”

“血脈濃度超過百分之九十以後,地仙級精血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了。”

他自語的時候也看了下個人麵板。

目前的血脈已經從巫[90%]提升到了巫[94%],差不多五十滴地仙級精血提升百分之一。

“能提升百分之四的血脈,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昊陽眼神微動,心中暗道:“使用所有天仙級精血!”

他把血脈提升到百分之百的希望放在了天仙級精血的上麵,地仙級精血隻不過是個添頭,他根本冇指望用地仙級精血給血脈帶來多大的提升。

隨著昊陽的念頭落下,一滴滴威勢不凡的天仙級精血也隨之浮現在了昊陽的體內。

轟!

遠比之前要劇烈的多的變化出現了。

就和前幾次使用天仙級精血時一樣,昊陽的體內溫度在快速攀升。

數千度!

數萬度!

數十萬度!

體內的高溫雖然隻傳到了外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依然讓昊陽渾身被蒸汽籠罩,隱藏在皮膚下的血管此刻也無比的清晰,一縷縷火紅色的光澤正在昊陽的血管裡麵流淌。

是他的血!

嗤嗤嗤!

昊陽身下的無頭屍身發出了融化般的嗤嗤聲,誘人的肉香瀰漫,顯然是失去了法力庇護的無頭屍身已經有一部分被烤熟了。

正常而言,天仙在凡間宇宙就是世界的主宰,是全宇宙的大帝,哪怕自身的威能在本源極強的洪荒天地被極大的壓製了,天仙死後的屍身也不至於在幾十萬度之下被烤熟。

哪怕是幾十億度的超高溫度,也是無法破壞天仙級強者屍身的。

但三頭獵豹在和昊陽廝殺中,自身的大妖之軀被煞氣侵蝕的不成樣子,失去神異,此刻都比不上地仙級妖族的軀體。

嗤!

三頭獵豹的屍身一點點融化,昊陽不以為意。

雖然他本來準備用三頭獵豹的屍身填飽肚子,但這片群山狩獵場裡麵,外形比較正常的妖族應該還有不少。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隨著幾滴天仙級的精血一點點融入昊陽血脈,發生在他身上的諸多異常也在平息。

猶如江河般在血管內奔騰的血液,此時也比以往多出了幾分難以言喻的玄妙氣息,似乎昊陽的血液裡包含了許多秘密。

就在昊陽以為一切都停止了,準備看一看個人麵板的時候,他的臉色猛然間一變。

“呃!”

一股比撕心裂肺還要猛烈無數倍的疼痛從血脈的深處襲來,讓昊陽忍不住悶哼了,臉上的紅潤霎時間就被蒼白所取代,一滴滴鬥大的汗珠也從渾身各處冒出,四肢和軀乾都在本能的痙攣,這是疼到極致的表現了。

昊陽心中怒吼道。

如果是凡人的話,麵對遠遠超過了自己承受能力的疼痛,大腦的保護機製會讓人陷入昏迷之中,以免精神在無邊劇痛中出現問題,成為一個瘋子。

但昊陽此刻隻能默默忍受著。

粉身是怎麼樣的疼痛他不清楚,但碎骨之痛和現在這股源自於血脈深處的疼痛比起來完全是小兒科。

嗤!

昊陽的皮膚接連不斷的裂開了,一道道鮮血噴射而出,在附近的大地上留下了一個個不知多深的洞。

恍惚間,昊陽似乎看到他的內臟、骨骼、血肉、筋膜都在莫名力量的影響下開始了蛻變。

被無法言喻的疼痛折磨到精神有些恍惚的昊陽喃喃道:

“我是在蛻變嗎?”

他甚至感覺到了,自身的修為、煞氣也在以讓人目瞪口呆的速度成倍飆升。

漸漸地......

濺射出去的血液和脫落的皮膚在昊陽的四周化為了一隻巨大的血繭,並且像是心臟一樣時不時收縮。

這裡發生的一切冇有任何人看到,那位本該監察昊陽動向的玄仙妖尊見到昊陽一直在群山狩獵場裡麵大殺四方,不久前已經第二次去和東皇太一彙報了。

就這樣時間緩緩的流逝,而血脈深處湧出的劇痛也隨著時間流逝愈發強烈。

不堪折磨的昊陽心中喊道:“使用所有法則碎片!”

這一刻,他也顧不得同時用了不同屬性的法則碎片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隻想讓使用法則碎片帶來的精神空靈拯救一下他瀕臨崩潰的理智。

一個能拖著近乎殘廢的身軀與強敵激戰的人都快被劇痛折磨的理智崩潰,不難想象這次的疼痛之強。

隨著昊陽用了法則碎片,他的精神果然得到拯救,陷入了一片空靈之中。

一絲一縷的火紅色、銀白色、碧藍色紋路也浮現在了血繭表麵。

不知過去多久後。

一頭群山狩獵場內為數不多的妖族強者來到附近,驚愕的看著巨大血繭。

“這是什麼?有巫族的氣息?”

這頭形似章魚卻長滿黑色羽毛的天仙大妖遲疑著,它小心翼翼的向著血繭伸出了一條觸手。

就在遍佈黑羽的觸手快要觸碰到巨大的血繭之時,隻見血繭內猛地打出恐怖到極致的一拳。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響聲遙遙盪開。

漫天都在飄蕩血霧,隱約能看到一根根支離破碎的黑色羽毛。

至於原本那頭形似章魚的天仙大妖......

已經被一拳秒殺了。

屍骨無存。

微風吹過,漫天血霧幻滅了,破碎的黑色羽毛也化為了飛灰,隨著微風消失在了天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