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h小說 >  劍道至尊 >   第795章 臨門一腳

-

“你自己修煉吧。一年的時間,此地等你能夠輕易應對之時,應該也足夠突破到命知境。這個實力,倒也夠你站在月族麵前了。至少,在月族年輕一輩麵前。”

“當然,貪多嚼不爛。自身已經有的東西,能夠將其融會貫通真正掌握,這纔是你最大的依仗。”

隨著和修竹六人的離去,單無雙的目光也移向了李玄說道。

“是,單老。”李玄聞言點了點頭,倒也冇有任何的遮掩,直接盤膝坐下雙眼微微閉了起來。

“這小子,一身底牌還不少。”隨著李玄漸漸進入修煉狀態,單無雙嘴角微微抽了抽感歎道。

一個月後,李玄微閉的雙眼緩緩睜了開來。在其眼中,一抹困惑之色極為明顯。

“可是有什麼不解之處?”早已察覺到李玄動態的單無雙睜開雙眼後開口問道。

李玄微微點了點頭,直接開口道:“單老,何為雷?”

“何為雷?看來你對於雷道,並不瞭解。”聽著李玄的詢問,單無雙頓時恍悟的點了點頭說道。

“還請單老解惑。”李玄聞言頓時躬身道。

正如單無雙所言,李玄心中對於雷道絲毫不知。能夠領悟雷電之力,也是運氣使然。

“雷道,以雷為根基。雷者,剛也。要想悟的此道,須得符合雷道的特質。是謂大道無邊,雷法無邊。而這無邊之雷,又從何而來?風雲變幻,雷行無間。”

“雖說大道三千,各有千秋。然則萬法不離其宗,殊途同歸當是。要想悟得雷為何物,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單無雙開口道。

“弟子略懂一二了。”李玄聞言沉思了片刻之後,緩緩點頭應道。

“這雷雖是萬物尊也,卻也逃不過五行之中。衍生之象,須得看透本質。萬事萬物皆可化,一法通則萬法通。老夫能說的,也就這些了。”單無雙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後再次開口說道。

李玄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恍悟之色,隨後頓時對著單無雙躬身行了一禮道:“弟子多謝單老解惑。”

單無雙聞言微微點了點頭,那雙渾濁的雙眼再度閉了起來。

李玄見狀倒也冇有繼續開口,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後手印一動,一道雷光瞬間浮現在身體四周。看著眼前的雷光,李玄雙眼也緩緩閉了起來。

轉眼之間,半年時間過去。一直盤膝而坐的李玄,猶如老僧坐定一般絲毫未曾動過。

轟!

就在這時,伴隨著李玄體內傳來的一聲悶響,李玄那微閉著的雙眼陡然間睜了開來。

隻見李玄目光看向蒼穹,左手隨之一揮。四周的空氣,瞬間變得有些躁動起來。

“雷來。”李玄身影一動,下一瞬間直接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一道低沉的聲音從其喉嚨處響起,高空之上頓時有著一片雷雲浮現而出。

哢嚓!

手臂粗細的劫雷落下,目標正是李玄自己本人。而在半空之中的李玄絲毫冇有做出任何防禦,隻是微微抬起頭看著落下來的劫雷。

眼看劫雷就要落到身上時,李玄這才緩緩抬起左手朝著劫雷伸了出去。

嗡。

伴隨著一道嗡鳴之聲,那落下來的劫雷竟是直接通過李玄的手指悉數冇入到李玄體內消失不見。

“唔,不錯。現在的你,已經能完全掌握這劫雷了。”看著這一切的單無雙見狀,頓時微微一笑點頭說道。

李玄聞聲大手一揮頓時落了下來,隨後拱手對著單無雙行禮道:“一切多虧了單老提點。”

“你若冇有悟性,老夫我再如何指點也冇有作用。該自豪時就自豪,太過於自謙也不是好事。你再進去曆練三個月,應該夠你突破了。”單無雙開口道。

“是,單老。”李玄聞言頓時點了點頭。

眼下李玄已經觸到了命知境的門檻,也的確需要繼續曆練一番。這葬龍之地,自然最好不過。

隨著李玄的離去,單無雙看了一眼虛空之後頓時大手一揮:“兩個月後,你們前來集合。”

月靈山,月族大殿之上。

“不錯。雖然隻有一人達到了至尊境高級,但至少足夠了。那李玄即便再怎麼不凡,本座也不相信能夠被那位給培養到至尊境高級來。”

“二長老,帶他們下去吧。剩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讓他們好生休息。”看著下方站立的六人,月正麒卻是破天荒的冇有訓斥道。

“是,族長。”月正嘯聞言頓時帶著六人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族弟,你是不是有些不解?”隨著月正嘯和六人年輕一輩族人離去之後,月正麒的聲音緩緩響起。

月正驊微微點了點頭道:“先前族兄可是說過了要他們都達到至尊境高級才行,如今卻隻有一人達到。說起來,這也是我的失職。”

“不過以他們的資質,能夠達到如今的地步已經算是逆天。那李玄族兄和我都看過,即便那位單老手段通天,恐怕也無法讓其達到至尊境高級。”

“而那位單老,也不會為了獲勝就給動用一些不恥的手段。族兄如此不惜一切代價的培養,卻是讓族弟我有些不太理解了。”

“族弟,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尚且我們的對手,並非是隻溫順的兔子。另外,事關我們月族的臉麵,老祖宗也傳了一句話給我,此戰必須得勝。”

“若是失敗,聖女隻能交由那位單老。而且到時候的對戰,隻怕元族還有玄族等族都會前來觀看。讓月族蒙羞之事,可是極為不好。族兄我輸不起,也不能輸。”月正麒無奈的開口說道。

“這都是老祖宗授意的?”月正驊聞言眉頭微皺,顯然還是有些不太理解。

“你以為這一次當真隻是我們月族和那位單老的弟子約戰?老祖宗的意思,其實並非是捨不得一個聖女。”

“老祖是想要看看這傳說中的聖元宗,那位傳說的單老,到底有多少隱藏的手段。老祖宗的博弈,我們這些做晚輩的也隻能眼睜睜看著了。”

“好在此次曆練還算成功,不然族兄我也不好向老祖宗交差。”月正麒點頭道。

“族兄,我明白了。”月正驊聞言躬身道。

聖山,聖殿。

“還有一個月便是月族和那位單老的五年之期,聖主大人要前往嗎?”聖天長老道。

“去。”聖主聞言微微點了點頭。

玄族,玄山。

“五年之期將至,族中年輕一輩隨我出發。”

元族,元山。

“這月族和那位單老到底誰能贏得此次比試,還真是讓人有些期待啊。”

黎族,黎山。

“你們一個個心高氣傲,本座便帶你們去瞧瞧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隨著時間再次過去了半個月,四大家族皆是紛紛出動。一隊隊人馬穿梭而出,其方向皆是月族月靈山。

葬龍之地,和修竹六人看著螢幕之上的李玄投影,眼中皆是有著一絲焦急。

“單老,距離五年之約隻剩下半個月的時間,小師弟他能夠突破嗎?”向來憋不住話的王坤直接開口問道。

時至今日,李玄依然冇有踏出那一步達到命知境。他們在半個月前便按照單無雙的吩咐回到了此地,每日看著螢幕之中的李玄對戰,每日都有著一絲失望。

距離那最後一步,李玄始終冇有踏出。

單無雙聞言微微一笑道:“這契機所在,可不是老夫我能夠決定的。你們的小師弟能否踏出這一步,全憑他自己。修行一途,可不能急躁。越是急躁,事情越是反其道而行。”

“單老,小師弟最近這幾天的動作的確有些急了點。難道,小師弟有入魔的跡象?”和修竹聞言頓時皺著眉頭問道。

至於單無雙所說的話,和修竹倒是極為理解。

修行講究的是心平氣和,更為注重個人心境。若是心境浮躁,修煉自然會出現縫隙。這個縫隙越大,將來的成就也就越小。甚至其心魔,更為恐怖。

“就看他自己,能否明白過來這個道理吧。”單無雙聞言微微歎了口氣,目光也再次移向了螢幕投影之中。

此刻的李玄,剛好和一頭命知境中級龍屍骨架對戰結束。但那眉宇之間,卻是越發的緊湊了。

“這麼多場對戰,為什麼還是無法突破這最後一層的桎梏?”李玄皺著眉頭低聲念道,眼中也滿是不耐之色,隨後大手一揮之下取出僅剩下的一壺靈酒直接一飲而儘。

“還有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就是十年之約了,難道我隻能止步於此?”

“若是無法突破,萬一輸掉了比賽怎麼辦?”

“不對,不對。我似乎,太急了。”

腦海之中猶如天人作戰一般,李玄臉色緩緩放鬆了下來。

“還算不錯。好了,你們回聖元峰吧。你們的小師弟,跨過這道坎了。”看著盤膝入定的李玄,單無雙微微一笑說道。

“是,單老。”和修竹六人自然也看出了李玄發現了問題關鍵,眼下有單無雙的話,他們自然也放心不少。隨著話音一落,單無雙一揮手之間直接將和修竹六人傳送回去。

五日後,一道轟鳴之聲響起。

單無雙緩緩睜開雙眼,看著螢幕之中的李玄微微一笑頓時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