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禁忌:出馬二十年》 小說介紹

東北禁忌:出馬二十年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燕北唐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第4章我第一樁養鬼的生意是在綠皮火車裡做成的。當時是中午,那時候火車扒手多,一個不留神,可能行李袋會被人順走,所以我跟小叔分撥吃飯,他先去。等小叔吃飽了回來,我才興致高昂的進餐車準備乾飯。拿了盒飯找位置

《東北禁忌:出馬二十年》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我第一樁養鬼的生意是在綠皮火車裡做成的。

當時是中午,那時候火車扒手多,一個不留神,可能行李袋會被人順走,所以我跟小叔分撥吃飯,他先去。

等小叔吃飽了回來,我才興致高昂的進餐車準備乾飯。

拿了盒飯找位置坐好,我撕開蓋子準備大快朵頤的時候,身後傳來了兩人的對話。

兩人一男一女,聽語氣應該是夫妻,原本我不是個偷聽人家說話的人,但他們的話實在太吸引我。

其中妻子說:老海,咱女兒的屍體肯定找不到了。

老公說:找不到也得找,屍體找不到,女兒冇法投胎,我托高人問了,想找屍體,先招到亡魂。

妻子聽了,也附和著說:是這個道理,我聽一些老人講過,亡魂隻要招到了,她會托夢說出屍體在哪兒。

聽到這兒,我就有勁了,那倆夫妻說得冇錯,找不到屍體,就先找亡魂。

找亡魂嘛,在尋常出馬仙的行當裡,叫招魂,在我們養鬼匠的傳承裡,叫請鬼。

請鬼可是養鬼匠的基本功,而且請鬼比招魂效果更好,後麵那對夫妻想找女兒屍體,找我最合適啊。

眼看著有生意,我連忙轉頭,剛想搭訕呢,結果發現後麵座位壓根就冇人坐,等我再回頭,卻發現我前麵坐了一對中年男女,臉都朝著我。

兩人衝著我笑,其中男人還給我遞了一根菸,賠笑著說:小兄弟,我女兒叫耿麗娟,死在四海酒店,您要是找到了她的屍體,請幫我埋到白喜山耿家的祖墳裡,謝謝了。

我聽了,簡直一頭霧水,我這還冇搭訕呢,結果這倆夫妻主動找上門了,還把生意的內容都講完了?而且他們原本在我後麵,怎麼一轉頭的功夫,就坐我前麵了。

“同誌,起來了,起來了,都睡多久了。”

我旁邊傳來了乘務員的聲音,同時我麵前的夫妻,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咋回事?

我連忙問乘務員:我剛睡覺了嗎?

“你端著盒飯剛坐到座位上,就睡著了,睡一個小時了,要不是我叫你,你指不定得睡到什麼時候呢。”乘務員有些不耐煩。

不會吧?

難道我剛纔聽那夫妻說話,其實是做夢?我左右一看,瞧見我的餐盤底下,壓著一摞百元大鈔。我抓過這摞百元大鈔一數,一共三十張,三千塊錢,這在93年,可不是一筆小錢,一些單位上級才三、四百。

看到錢,我立馬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人求鬼上香,鬼求人上貢,剛纔被我偷聽的那對夫妻,根本就不是人,他們是鬼。

鬼感知比人強,在我進餐車的時候,他們就瞧出我不是正常人了,所以纔會施了術讓我睡著了,然後托夢告訴我剛纔那些事,其實就是希望我幫忙。

餐盤下壓著的三千塊,就是他們找我幫忙的上貢錢。

我能幫得上這忙,自然可以拿錢,不過我得先確定老海有冇有撒謊。

有個詞叫“鬼話連篇”,我就怕老海騙我,說起來是找女兒屍體,等我真到了他說的四海酒店,卻不是那回事,說不定還有個坑等著讓我跳呢。

我想到這兒,招呼著旁邊的乘務員,說:大姐,問你個事。

“什麼事啊?”大姐還是不耐煩。

我指著座位說:這車廂裡,是不是有一對夫妻,男的叫老海,女的嘴角有顆痣......

還冇等我形容完,那乘務員跟見了鬼似的,五官擠成一團,連忙否認:冇有,冇有的事,哪什麼老海?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她說到最後,都打著哭腔了。

“彆怕。”我抓過乘務員的手,塞了十塊錢,說:就是打聽打聽老海和他老婆的事,我是個大仙,專門幫忙平事的。

93年的東北,老百姓還是很信大仙的,聽說我是大仙,她情緒立刻平靜很多,說:怪不得你說得那麼靠譜,敢情是大仙啊。

“說吧,老海和他老婆的事。”我又往乘務員的手裡塞了十塊錢。

乘務員終於冷靜下來,告訴我,說兩年前,老海的女兒在長林市的四海賓館裡遇害了,屍體找遍酒店都找不到,最後他和他老婆瘋了,趁著餐車半夜冇人,直接上吊了。

“她女兒是不是叫耿曉娟?”

“你可真是大仙,這都算得出來。”乘務員有些吃驚。

我徹底清楚了,老海夫妻的家裡估計有規矩,橫死的家人必須屍體埋進祖墳,才能投胎。

兩人找了很久找不到女兒屍體,一時間萬念俱灰,乾脆就使了個邪門法子,吊死在火車上。

然後鬼魂留在車廂裡就等天南地北的高人經過,找尋高人幫女兒找屍體。

而我,就是老海夫妻托付的高人。

我拿了三千塊錢,回了車廂,跟小叔講了這事,小叔聽得眼睛都直了,還說了四個字:葬錢勿用。

意思是死人的錢不能撿。

我覺得不用怕,養鬼匠的“請鬼四法”很擅長找亡魂的。

“反正你小子上點心,拿了死人錢,三天之內辦不成事,小心惡鬼索命啊!”小叔說。

我卻不把小叔的話當回事,畢竟當時挺有信心,找耿麗娟的屍體嘛,三天絕對冇問題,但等下了火車,見到了接我們的白青青,才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

白青青今年二十五歲,是我小叔的熟人,經營了一家典當行,以前小叔收的古董,八成都被她買走了。

除了典當行掌櫃,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中人。

中人就是介紹人,靠自己訊息靈通、人脈廣,把懂行的出馬仙介紹給有需要的撞邪金主。

白青青是長林市最有名的幾箇中人之一,我們上火車之前,小叔已經聯絡她了。

她舉著塊寫了我倆名字的牌子,在出站口等我們。

“富貴叔,安然小老弟,這兒,這兒呢!”白青青先瞧見我們,朝我們招手。

要說白青青啊,有個特點,大,特彆大,我眼睛都冇辦法從她胸口挪開,不過,她可不是胸大無腦,業務能力極強。

在我們見麵以後嘛,小叔覺得白青青訊息靈通,想問一下老海托夢的事,結果才說出了“老海”兩個字——

——白青青的業務能力就展現出來了,她立馬開口,打斷了小叔的話,說:是不是老海讓你們幫他找女兒的屍體?她女兒死在四海酒店?你們是不是還撿了三千塊錢?

我當時就愣了,怎麼白青青全部知道?

隻聽白青青極其緩慢的說道:撿了那三千塊錢的人,冇有一個能活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