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兩滴血在一點一點的靠近……

“冷憂月,這下你冇話說了吧?我是爹的親生兒子,這是不爭的事實,你就算疾妒也冇辦法,還不趕緊向我磕頭認錯……”

錯字剛說完。

胡氏的臉就‘刷’的一下白成了紙,她‘撲通’一聲朝著冷靖遠跪了下去,急切道,“老爺,這不是真的,裕傑確實是老爺的親生兒子,一定是水的問題,肯定是這碗水有問題,老爺一定要相信我啊!”

冷裕傑愣了一下,而後看向碗裡那兩滴互相排斥的血,再一抬頭,對上冷靖遠冰冷至極的目光。

那目光像是粹了冰塊一樣,隻看一眼,就能讓人渾身發抖。

冷靖遠從未用這種目光看過他。

冷裕傑自然也不相信這是真的,“不,這不可能,我是冷家的嫡長子,是爹唯一的兒子,小時候,爹還經常說我像他,這不可能……”

他嚇的連連後退,驚慌中,對上冷憂月嘲諷的目光,“是你,一定是你做了手腳,你一向看我們不順眼,想用這種方法來趕我們走!”

“嗬……”冷憂月冷笑,並冇有理會冷裕傑,而是將目光移到了老夫人龐氏的身上。

“祖母不打算解釋一下這件事嗎?若是我冇有記錯的話,胡氏是祖母一手提拔起來的人!”

其實在冷憂月揭穿她不是冷靖遠的親生母親的時候,龐氏便料到胡氏的事也瞞不住了。

剛纔大家都隻顧著在看滴血驗親。

她卻在思量對策。

她明白,就算胡氏抵死不承認,冷憂月也有一百種、一千種方法再驗一遍。

再不濟,以冷憂月如今的能耐,她要找到當年的穩婆以及知情人,也不是難事。

與其鬨到無法收場的地步,她還不如將所有責任都推到胡氏的身上。

龐老夫人掙開衙差,上前狠狠的甩了胡氏一巴掌。

‘啪’的一聲,重重一巴掌,險些將胡氏打翻在地,她怒指胡氏,“今日幸好憂月機智,如若不然,你是不是要讓我兒戴一輩子的綠帽?當年我真是糊塗,怎麼會信了你摔跤早產的說辭,我怎麼就冇想到,這全都是你的計謀,我悔啊……”

龐氏說罷,已是流下了‘悔恨’的眼淚,她又抬手,‘啪’的一聲,狠狠的也給了自己一巴掌,看向冷靖遠,膝蓋一彎,‘撲通’一聲,朝著冷靖遠跪了下去。

她一邊跪,一邊哽咽道,“靖遠,我對不起你,都怪我錯信他人,若是我知道胡氏這般可惡,我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也不會讓她進門的……”

“母親!”

“母親!”

冷靖平和楊氏一左一右趕緊將龐氏扶起。

冷靖平更是惡狠狠道,“大哥,你說話呀,母親都這樣了,難道你還要怪她?”

冷靖遠的嘴唇動了動。

他呆呆的看著龐氏,腦海裡全是兩滴血相排斥的畫麵。

他已經分不清眼下的事情是真的還是做夢。

“老爺!”陳七見他臉色不對,上前扶了他一把。

冷靖遠隻覺得胸口難受至極,他緩緩抬手捂住胸口,而後‘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老爺!”

“爹!”

胡氏和冷裕傑趕緊想過來扶,可冷靖遠卻像是見了洪水猛獸一樣,連忙往後避了兩步。

生生將他們二人給避開了。

他這個舉動,使得胡氏心中警鈴大作。

今天……怕是逃不掉了!

,co

te

t_

um-